一个想象力枯竭的动物

新手上路 擅长急刹

同居三十题

打赌输的笋鸡
手动艾特债主肉多多
不要骂我,谢谢

1.相拥入眠

       肖战送张继科回来的时候张继科已经开始退烧了,孙杨打开门看到了烧的连头发都软趴趴的男朋友,差点一猛子把他公主抱扔到床上。但是生病的他张哥余威仍在,懒洋洋的半睁开眼,眼里刻着“你敢”两个字,自己一步三晃的往卧室走。

       “肖指导,您看他……”肖战摆摆手,让孙杨别管自己,看着两米的大个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张继科身后,像一个护着自己蜂蜜的小熊,儿孙自有儿孙福,肖战轻轻的合上门,还得去队里看看别的人。

        家里的床是为了孙杨定做的,张继科躺在上面觉得空落落的,抱着满是孙杨味道的被子才有了回家的扎实感。孙杨盘着腿坐在地毯上,看着张继科把自己埋在被子和枕头里,觉得碰一下他可能都要碎了。
 
       “我给你找点药吃吧。”“队医盯着我吃的。”

       孙杨盯着自己的脚趾,也是,大家都是运动员,药是最不能乱吃的。

        “我去给你煮点粥喝。”“肖指导给我喝了师母煮的鸡汤。”

        孙杨扣着大拇指,也好,而且我也不会煮粥。

       “要不我……”“杨杨,我就想睡一会。”“哦……”

       孙杨垂头丧气的盘腿坐在地毯上,把手放在床边,想着离他近一点,又怕再吵到他。

        “上来睡觉。”

        孙杨看着床上眼睛都没睁开的人以为自己幻听了,慢慢的爬上床,像个大汤匙一样把张继科圈在怀里,把我的能量分给你很多很多,要快点好起来啊。

2.一同外出购物

       孙杨一手拿着gps导航的手机,一手拎着张继科。五年时间不长不短,足以让对自己充满信心的孙杨迷失在伦敦街头。

        张继科一手被孙杨拎着,一手拿着手机给肖战分享刚刚他俩在街头看见的流浪狗。直到孙杨晃晃他俩牵着的那只手,“科,咱俩可能要迷路了。”张继科终于收起手机,“那就随便找个地方买东西就好啦,在哪里都一样的啊。”张继科看了一圈,好像和半个小时以前待的地方差不太多,“还是中国好啊,还能问路,还有老干妈。”孙杨看着手机的地图,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我觉得伦敦也挺好。”“为什么呀?”“因为可以这么牵着你到处走呀。”

       张继科忍不住笑了,还是个孩子啊,捏捏他的手心,“你要是喜欢在中国也能这么牵着我到处走。”孙杨低头看了他一眼,“可是我舍不得。”

       我舍不得你可能会面临困境,我舍不得你被无知的人无故辱骂,我舍不得你有一点点不开心的事可能是因我而起。

       张继科仰起头,“是我要和你在一起的,是我们要在一起的。”

       最动听的两个字大约就是我们。如果我不害怕前路坎坷,必定是因为我正牵着你的手。

       仰头看孙杨太累了,张继科又掏出手机,“杨杨,你要是敢现在哭出来,我就要把你自己扔在这里回家了。”

希望我有幸写到第三十题的tbc

五周年快乐啊 445先生

谢谢你让我有机会遇见你

未来那么有趣 我想和您一起去看看

        谁二十岁时不曾爱上过一个人呢

        二十九岁的张继科醉醺醺的凑在二十岁的樊振东耳边含混不清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樊振东被耳边的热气熏的酒劲上头,他端着酒,嘴里始终含着一句话说不出口。

        那你二十岁时爱上的是谁呢。

想为张老师写下两万一千六百个好看

刷牙抬头的那一刻

我的内心有两万字和男朋友幸福的婚后生活奔腾而过

总之先冷静下来,找找时光机(下)

胖獒

给 @你咋个可以次兔兔 姑娘的点梗

就随便看看吧,不要太期待

不要骂我,谢谢



        天亮了,樊振东睁开眼,昨晚是平安夜。


        张继科睡觉不太老实,樊振东醒的时候看着他骑在被子上,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樊振东的枕头上。樊振东一手呼噜他硬拉拉的头发茬,一手摸摸自己几乎快要成型的腹肌,心里不无遗憾的想到,怎么就是平安夜呢。


        张继科醒的时候樊振东已经洗完澡了,正围着他荧光绿的毛巾蹲在衣橱旁边挑挑捡捡,拿着自己的衣服比比划划。“你干嘛呢?”樊振东正拿着那件大满贯高定往自己身上照量,听见身后的声音心虚的把衣服团成球捂在肚子上,“我昨天没有洗衣服,借我一件行不行?”张继科看小孩说的是问句,手上却把衣服抱的紧紧的,差点笑出声,趁着迷糊劲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你不是一直说你穿不进去。”小孩嘟着嘴,扯着衣服的领子,眼角眉梢都往下走,“梁靖崑都能穿我怎么就穿不进去。”,“求人就态度好一点,来给爷亲一口。”,张继科闭着眼睛扬着头点点脸颊,樊振东心里说着矜持矜持,还是忍不住把吻落在嘴唇上,张继科感觉到嘴巴上的触感睁开眼都带着笑意,按着小孩的头加深了这个吻,觉得小孩脸都烫手了才松开他,舔掉嘴边的水痕,“伺候的不错,赏你了。”

        

        小胖子捂着毛巾,冲到卫生间洗了今天早上的第二个澡。


        穿着张继科衣服的樊振东一上午都像一只斗胜的小公鸡,抬头挺胸的在周雨面前走来走去,喝口水也要路过他,捡个球也要路过他,被人笑是不是和周雨穿了情侣装也笑眯眯的扯扯衣服,“我没看见雨哥穿什么衣服呀,这个是我从继科那里拿的。”在樊振东第一百二十次拿着水杯站到周雨旁边喝水的时候,周雨实在受不了了,“胖儿,你有事就说,这一上午晃的我都要晕车了。”樊振东笑眯眯的,“没啥事呀,我也就是路过嘛,你快练吧,好好练。”然后一脸心满意足的拿着杯子挺着胸走开了,这是我和继科两个人的秘密。


        秘密维持到晚上,张继科要洗衣服了,樊振东才恋恋不舍的把衣服脱了给他。张继科洗衣服,樊振东又不知道干点啥了,左转一圈,右转一圈,哈口气擦擦奖杯,结果把张继科擦的锃亮的奖杯蹭上一堆手印,想了半天只能把奖杯转个方向,张继科洗完衣服回来的时候只看到樊振东盘腿坐在电视机前,背影像一只没了竹子的熊猫。


         张继科看着好玩,用手冰的小孩一激灵,软乎乎的撒娇,“哥!”张继科把手顺着摸到了裤裆上,“怎么了?又想要了?”


        樊振东整个人一僵,还他妈能触发隐藏关卡?


        樊振东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碰小兄弟,何况这个别人是张继科。张继科垂着眼,好像在做什么研究工作,抿着嘴一脸的严谨,樊振东好像被施了定身咒,手也动不了,嘴也张不开。用手熟悉一下小兄弟,张继科俯下身想用嘴打个招呼,刚刚凑过去就觉得眼前被糊了一层白色。


        “对对对对不起!对不起科哥!我不是故意的!”樊振东从床头抽了半盒纸巾一股脑糊在张继科脸上,张继科楞了一下,然后差点被小孩擦掉一层皮。樊振东觉得真是太丢脸了,张继科还有洁癖,会不会直接阉了自己!没想到纸巾下面发出闷闷的笑声,“没事的胖儿,你可能是今天太累了。”


        樊振东简直想喊出来了,作为一个处男我已经很有出息了好吗!!!但是又说不出口,把剩下的半盒纸巾扔在张继科怀里,非常冷酷的转过身背对他,十分的拔x无情!张继科一面哄他一面又忍不住大笑,樊振东亲他都堵不住他的嘴,折腾了半个小时才终于累的躺在樊振东身边。


        张继科的手蜷在樊振东摊开的手心里,头枕在他的枕头角上,呼吸变得均匀,樊振东看着他的睫毛,动了动手,还是没合拢。


        “科哥,我其实不是樊振东,也不是,其实我也是樊振东,但是……”


        张继科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张继科笑了,“总是有点感觉的吧。”


        “那……那你还对我这么好。”


        张继科动动头,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窝起来,“我从来都舍不得对樊振东不好。”


        樊振东包住他的手,闭上了眼睛。


        又是一个惊醒,樊振东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摸摸自己单人床,又疲惫的阖上眼睛。



        空着手的樊振东一大早站在张继科门前,“科哥,我可以到你房间洗澡吗。”


总之先冷静下来,找找时光机(上)

胖獒

 @你咋个可以次兔兔  姑娘的点梗 这么久才写太抱歉了

梗真的非常有趣,写不出十分之一

不要骂我 谢谢


      樊振东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大汗淋漓的惊醒,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阵晕眩。


         “你怎么了?”


         樊振东被声音吓了一跳,转头看见张继科围着他的荧光色毛巾蹲在衣柜前面挑挑捡捡。“科……继科哥,你怎么在这里!?!?”,张继科被他问一愣,“我洗澡呀……”说完又突然笑了,“今天怎么这么乖,还叫我哥哥。又要哥哥亲亲才起来吗?”


         亲……亲亲?


         樊振东还没反应过来,张继科已经一步迈上床。薄荷的味道是樊振东一直在用的牙膏的味道,嘴唇柔软又温暖,一触即离。


         “起来吧,一会还要训练。”樊振东摸着嘴巴晕乎乎的把被子掀开要下床,小兄弟被凉气一激差点稍息变立正。张继科刮胡子的时候瞄到小孩正嗖的一下往被子里躲,忍不住调笑他,“你躲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樊振东抓着被子的手一僵,觉得二十年的人生观受到了第一次巨大的冲击,啥……啥时候见到的?满……满意吗?


         我和张继科的关系好像有问题。樊振东跑步的时候一直在思考这个事情。有问题三个字可以概括很多,但是又不十分准确。樊振东把身边的人扒拉一遍,最后决定还是和周雨聊聊。


         樊振东坐在周雨对面,盯着他衣服上皇冠左下角小小的张字走了神,这个事从哪里开始讲呢……周雨在他眼前晃了他两下,顺着目光看到自己的衣服,第一时间双手交叉捂住了胸口,“你别想再把这件给我扒下来,这是老张昨天才给我的!”樊振东感受到了一阵新的困惑,抬起头看着周雨,“我为啥扒你衣服?”周雨也发现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轻咳了一下抻抻衣服,“不是就好,主要你不能因为自己塞不进去就也不让我穿对吧。有啥事找哥!说!”樊振东把周雨的话在心里转了一圈,慢吞吞的说,“我和继科……”故意留了个尾巴没说,周雨摆摆手,苦着脸说,“小神童,我能选择不听吗。”樊振东不笑不说话,一脸纯良的看着周雨。周雨掰着手指头说,“上次你用我和继科开头,是讲了你怎么配合老张打了情意绵绵的表演球,上上次你用我和继科开头,是讲了你怎么在采访里暗戳戳的秀了把恩爱,最过分的是上上上次,你说前一天晚上做的狠了,老张叫了东哥你都没停,今天你怎么哄他。我现在听见我和继科四个字我都浑身难受。”


        还他妈有这种操作?


        樊振东幼小的心灵承受了第三次唐山大地震,深深沉浸在最后一cut的信息量里。他挠挠头,努力组织一下语言,“我是说,我和继科的关系好像和我想象中不一样。”周雨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和他好好聊聊,你自己也知道,你俩到今天不容易,不应该因为一句不一样前功尽弃。”樊振东胡乱的应下来,撸一把头发就去训练了,想着和张继科谈谈。


        可惜张继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训练快结束的时候张继科汗津津的跑到樊振东这边,拿他的毛巾擦了把汗,掐着他的脸说晚上要和朋友出去吃饭,不用等他了。没等樊振东说话那边肖战又在叫人,张继科甩了个不走心的飞吻又跑开了,樊振东摸摸刚才被掐了一下的脸,仿佛真的有个吻落在上面。


        樊振东和他们勾肩搭背吃了饭,自己回了房间。看了会电视,粘了会拍子,才过了一个小时,盯着表看了半天确定它还在好好工作,叹一口气,还能做点什么呢。平时我都做点什么呢?樊振东坐在桌前认认真真的想,好像也是这些事。他站起来在房间转悠,这个空间他陌生又熟悉,很多东西是他用惯的,也有很多东西他只是远远看过一眼的。卫生间里两套完全不同的牙刷和毛巾亲密的依偎在一起,衣橱里黑白灰夹杂着荧光色,柜子里斯蒂卡和蝴蝶达成了和解。樊振东和张继科就这样跌跌撞撞又实实在在的生活在一起。


        樊振东洗完澡时钟已经走到了十点,不是情侣吗,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听见外面悉悉索索的开门声,樊振东迅速背对门躺倒还蒙上了被子。张继科进屋看到被子里鼓起一个包,轻手轻脚的关了门,关了灯,径直走进卫生间,樊振东听见一阵水声,然后是一段漫长的寂静。他有点躺不住了想起来看看张继科,正对上张继科站在床边脱衣服,昏暗的床头灯下,露出一节麦色的腰腹,目光顺着后背的一节凹陷滑落到挺翘的屁股。

   

        妈妈呀,我和张继科的关系好像真的,有问题。

艹 甜!

拂雪:

张老师,我就一个问题,说话有必要整个人都凑过去拉人家小臂吗??

一个看热闹的闲人:

哇,这个我真能看一天!

去黑森林找叶子卖白菜:

蜜汁喜欢这一下子。虽然截出来都糊成这样了。ORZ

七百点梗

还有一个胖獒没有写完 再等等我……

所以小仙女们愿意和我聊聊天吗

可以讲讲最喜欢我写的那个段落啊 梗啊之类的

还有想要看的梗

万一咱们心有灵犀呢

长期有效 毕竟没准哪天又掉回去了

如果没人陪我玩我就默默删掉好了

表白小仙女们 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了

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2

蟒獒


        许昕家的阁楼也很热,张继科大字型的躺在木地板上颓废的像被狐狸精吸干了阳寿。


        许昕拿着雪糕进来踢了他一脚,“狗子,要不你把舌头伸出来,可能凉快一点。”张继科耷拉着眼皮舔奶油雪糕,把带着水的雪糕皮蹭了许昕一腿。


        许昕叼着雪糕蹲在电视机前面换台,从头到尾按了十多遍,神神秘秘的转过头,“科子,看片吗。”

 

       张继科咬着雪糕棍看着电视里缠在一起的两具白花花的肉体表情非常冷漠,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他俩这样不会热吗。


        刚刚他还没反应过来,许昕已经抱着电脑摆在他俩面前,一手拿雪糕,一手把张继科搂了一个踉跄,“好东西,我刚下的就拿来和你分享,你昕哥是不是够意思!”


         和别人一起看片这件事张继科真是第一次,片子套路是千篇一律的,两分钟以后已经开始了一声叠一声的雅蠛蝶。张继科觉得裤子在变紧,瞄了一眼许昕还在吃雪糕,不能输!一场无声的战役不知道什么时候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张继科假装若无其事的换了个姿势,心里背起了牛顿三大定律。


        许昕哑着嗓子叫张继科名字时把他吓了一跳,许昕咬着雪糕棍,说话含含糊糊,手已经附在了张继科的裤裆上,“科子,听说特别爽。”夏天的裤子穿的薄,手的凉气冰的张继科一激灵,差点射在裤子里。仰着脑袋抽抽鼻子,把手也盖在许昕早就抬头的地方,“昕哥,敢试吗。”

 

        两个人凑到一起,少年的身体带着偏高的体温,烘的两个人脑子都一团浆糊。张继科的手有点小,把两个人的东西握在一起就攥不过来,许昕把手包在他手上,带着他一起动,两个人爽的长叹一口气,又开始动作。男人之间无谓的攀比,两个人憋着一口气,腮帮子都要咬碎了也不肯哼一声,下手越发的没轻没重,前后脚的射出来,两个人没力气了,才倚在一起调整呼吸。

 

       张继科闻起来像一阵风,呼气的时候露出一点奶油的甜味,许昕忍不住凑的更近,近的能看清张继科的睫毛怎么随着呼吸颤抖,像一只脆弱又美丽的蝴蝶。许昕觉得自己可能是男人在床上的本性,此刻看着张继科心里带着厚重的甜蜜,他挪了挪位置,让张继科倚在自己怀里,抽一张纸巾把带着两个人东西的手擦干净,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看见张继科,带着薄茧却有点软的手很可爱,总是睁不开的大小眼也可爱,被张继科自己咬出一点粉色还舔的亮晶晶的嘴巴最可爱,也是奶油的味道吗,许昕忍不住想尝尝。


        “你怎么和个火炉子一样。”张继科声音本就低沉现在还带着点哑,说着话迅速拉开了和许昕的距离,整理着裤子往外边走。“你不去洗澡我可就先去了,蹭的我他妈一身的汗,刚才差点想给你捏碎了。”


        许昕怀里空落落的,心里堵的严严实实,闷热的空气粘稠的仿佛没有流动。看着屏幕上亲的舌头都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直接右键删掉了,丑的真尼玛一比那啥,脑子里闪过张继科潋滟的眼色,低头弹一下又要抬头的小兄弟,“你他妈有点出息。”


        张继科靠在卫生间的门上,不住的摩挲淡色的唇瓣,蹂躏的带着鲜艳的粉色,“你大爷的,差点没忍住亲上去。”


罂粟

今天的warning是

我连tag都没打


        马龙从一开始就知道,张继科是只养不熟的猫。


        他有的时候捏着张继科的耳朵就有点担忧,这要是搞出人命是不是也得我养,后来他发现张继科从来不招惹女孩,他问过张继科为什么,张继科趴在他耳边用极轻的气声跟他说,“我出门前我妈跟我说,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然后嘻嘻哈哈的又把马龙带上了床。马龙最后一阵清明的时候想,我妈怎么没跟我说好看的男人也会骗人。


        张继科其实不骗人,如果他再会骗人一点,马龙就没那么容易就把他和许昕搅和散了。他记得张继科开门时撸一把头发哑着嗓子说,“许昕我不想吵架了,咱俩算了吧。”门是摔上的,他只看见了缝隙中一闪而过的许昕一脸灰败,我不会让自己沦落成这个样子,马龙亲吻着张继科通红的眼睛。所以在他发现周雨出现时,他选择了什么也不说。


        张继科比他想象的要老实很多,夜店或者party,他从来没什么兴趣,出去玩只喝可乐,跟在马龙身边,低头玩手机或者傻乎乎的笑。马龙在人群中谈笑风生可是脑子里的弦始终在断裂的边缘,他觉得自己时时刻刻都需要张继科,他需要和张继科交换一个甜蜜的吻,他需要在张继科的喉结上留下一个见血的牙印,他需要把张继科放在孙悟空划的圈里,让妖魔鬼怪都不敢随便凑过来妄图咬一口。他只要想到自己也是被这样的张继科吸引又成功从许昕手里抢过来的这件事,睡着也会吓出一身冷汗,他怀抱张继科,或者张继科拥着他,他没有半点安全感,他甚至不敢告诉张继科,他忘不了门缝中看到的许昕的样子。


        周雨的出现,甚至让马龙松了一口气,这天终于到了。


        他不知道张继科对周雨的行为是无知无觉还是顺水推舟,就像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张继科知不知道他对他和许昕的感情做了什么。周雨和他一样,摆出一副示弱的姿态进入他和张继科的生活,拒绝是张继科另一门从来都不及格的功课。


        周雨单独和马龙聊过天,远远没有在张继科面前那样的明眸善睐,周雨摇摇头对马龙说,龙哥你对他要求太高了,他不可能只属于你。马龙想,大家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大好青年,怎么他妈的你张继科就这么缺爱,就不能只属于一个人。他当时没说话,后来回到局里,坐到张继科身边,张继科被人灌了两口酒,红着脸腻在马龙肩上,马龙被淡淡的酒气熏的头疼,他才突然想明白了,大好青年里缺爱的也大把都是,可是只有张继科这么容易就能获得大把爱意。


        他把张继科从肩上卸下来,捧着脸交换一个冗长的吻,张继科眯着眼睛配合他,又嬉笑着趴在他怀里。马龙摸着他的头发看见远处的周雨,我说过我不会把自己变成那个样子。